德兰 活力四射的羽毛

阳光妹妹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 阅读:手机版

我设想!如果这座博物馆深夜所有灯光熄灭了,那唯一的发光体,一定会是这画中被切开的梨,及其他三只水果吧?它们淡弱的,飘忽不定的幽光,为更看清楚些,我靠近,鼻子贴镜面,还不行我就求助手机,出来的照片我一看就傻眼了,梨的透明幽光全不见了而是一层白白的涂层,梨变成晒干的梨干,不再新鲜,生命灵动了!不解中我思索着退后,一点再一点,那神秘的光啊!也随我后移的脚步,浮显一点再一点,飘摇,幽冥的又复现------我无法不想《聊斋志异》中的鬼魂们-------而有趣的是,静物画,法语名字为“nature morte”,“nature”意“自然”,“morte”意即“死亡”。当然画静物画的意义,在于画“死亡”之物永不熄灭的生命的活力,譬如马奈的这支白芦笋,它不是无生命的静止,而呼吸坦率又均匀,似乎下一秒钟我就可看见它睁开高贵而拒人千里的眼睛。我觉得,只有到了赛尚笔下,静物才真不同了。赛尚一只苹果或一只梨,他通过形状,单色微调,画面布局等,每一只水果就是一座他尊为圣灵的圣维多利亚山。他赋予一只苹果太多生命的活力,高贵,稳定和永恒了,所以它们不仅不是“死亡”的,更是活力四射,运动起来了,请看《厨房桌子》左角的这只梨,是不是像一只乒乓球,刚落桌面再弹跳而起,生生不止呢。我想说的是,只有我们东方,中国人才讲生命分阴阳两极,如果说西方静物画画至圣境,譬如赛尚的苹果,也始终在描画生命的阳刚之气,那么只有德兰,他画了“阴”,是阴柔之气而不是幽冥之光,所以它才只可远观而不可近视,所以在所有西方画家中只有德兰,至今为止是唯一一个深深碰触了我作为中国人的生命本源------

标签:德兰 羽毛画 巴黎艺术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裂梨 后一篇:德兰作品

相关阅读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5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7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6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