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兰 德兰的裸女

阳光妹妹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 阅读:手机版

1923年画这幅裸女的德兰,与1905年同马蒂斯一起发起野兽派绘画的德兰,差别之大,似乎,德兰有两个人。但确实的,只有一个画家德兰(Andre Derain)。福楼拜说包法利夫人其实就是他自己。我也一向以为,每一幅画,看至最深处,总是画家本人的浮显而出吧。1905年,野兽派绘画德兰似乎拿了颜料直接戳于画布。时间把这些爆炸的颜色洗干净了吗?1923年的裸女,当然我们亦可说,是德兰对于绘画传统的回归,回归的,是不是,更是德兰的本心呢?他用画笔画了一盆清水,泼满了画面,这幅裸女,便是一幅人在水中的倒影直立了且有微风吹过水面------德兰宗师法国古典画家Jacques-Louis David,颤动的笔触赋予裸女肌肤质感的柳絮和杨花,我似乎看到了画家德兰,耐心的画一笔杨花说一句,生命虚幻。

德兰一生,最大特点是没人缘儿的。1905年发起的野兽派绘画,有人说德兰画功可是高于马蒂斯的。马蒂斯不高兴了。后来德兰又与毕加索一起玩立体派,又有说法是毕加索从德兰得来了灵感。毕加索当然也不高兴。是一战的残酷熄灭了那个世纪之初的艺术革命的火种和热情的。德兰一战后如同不少先锋艺术家,纷纷回归绘画传统和秩序,他的才华使得他比其他人回归地更彻底,1923年这幅裸女,即为实证。且不说因此德兰遭人讥嘲为学院派,最要命的,是他在研究了普桑之后否定了赛尚对于普桑的师法。赛尚虽去,可画界哗然。德兰再得罪的下一个人,只剩下法国社会了。德国人喜欢德兰,称他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二战时当他们占领了巴黎后,即登门德兰画室朝圣。且盛邀德兰去德国做艺术访问。德兰去了,因此给自己扣了一顶永远摘不掉的帽子:文化汉奸。我记得周作人为处境所迫,战后曾几次给zhu xi写信求援。德兰没有。当然社会体制的不同,为一大原因。可是我想主要原因,在于性格。据说周作人性格懦弱。而德兰,“野兽”一词对他并不仅限于是个艺术专有名词。他的名言,是“艺术无理论”,无理论的,同样也是他的人生吧。对他战后的审判,他拒绝出庭。然后断然切断了与官方的一切往来。买他的画,拒卖;时过境迁请他出山,似乎出任巴黎美院院长,拒聘。他拒绝社会,人群,和巴黎的热闹。余生关自己在孤独的笼子里。所以多年来,大众艺术爱好者对德兰的遗忘,在他,是意愿和选择。而在我,除了无知,更是一场漫长的等待吧,或者说,是一场准备,似乎之前,对其他画家的所有尝试性地解读和审看全是为了与他相遇那个瞬间的更好的懂得,我想说的是,我与德兰的画,是一种亲近,似乎似曾相识-------

标签:德兰 裸女 提示:按 ← → 方向键也可以换文章哦

前一篇:美食美女 后一篇:裂梨

相关阅读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5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7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5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4-06

分享人:阳光妹妹

2016-06-08